分類帽一唱完,餐廳就爆發出一陣如雷的掌聲。分類帽一一向四張餐桌鞠躬答禮,然後再度靜止不動。

「只要戴上這頂帽子就行了?!」喬伊看著分類帽喃喃自語著,雖然剛才她整理了自己的情緒,但知道這頂破爛的帽子將決定自己七年的學習生涯,還是不免為此感到驚訝。然而,驚訝之餘;喬伊也不忘注意哈利跟榮恩的反應。只見榮恩緊皺著眉頭跟露出虛弱微笑的哈利講著悄悄話;但喬伊認為榮恩控制音量的功夫有待加強。

「所以我們只要戴上那帽子就成了,」榮恩附在哈利耳邊低語,可他所說的每一個字卻原封不動的傳進喬伊耳中,「我要殺了弗雷,被他說得好像要跟巨人搏鬥似的。」

喬伊聽了噗哧一笑,身旁的榮恩跟哈利則是露出疑惑的眼神看她問道:「妳在笑什麼?」

「沒,沒笑什麼。」喬伊回答,恢復平時帶著淺笑的表情;而哈利跟榮恩則是帶著不相信的眼光看著喬伊,但喬伊一副沒事的模樣,讓哈利跟榮恩無從逼問她究竟在笑些什麼,因此也就放棄詢問,轉而繼續盯著矮凳上的分類帽。

至於,此時葛萊分多餐桌最前端的位子,則是坐著一對雙眼瞪大的雙胞胎兄弟─弗雷‧衛斯理、喬治‧衛斯理。他們是葛萊分多出了名的惡作劇專家,只要在校園裡發現任何一件與惡作劇有關的事情,師長們總是將矛頭第一個指向他們。

而此刻,弗雷跟喬治正在討論某些事。如果從別的學生的視角來看,他們肯定會認為這對雙胞胎又在想整人的法子了!

但實情並非如此。

「我的眼睛沒瞎吧?」喬治問道,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站在講台上,等著被分類的喬伊。

「沒瞎。」弗雷回答,眼睛也一樣盯著喬伊看。

「所以她是那個時候的矮黑毛?那個整天擺著死人臉,然後我們好不容易逗笑一次,就說掰掰的那個矮黑毛?」喬治語句一長串的再次問弗雷,棕色的眼瞳中滿是驚訝。

「對。」弗雷簡單的回答喬治,之後又補充道:「她除了是那個整天擺著死人臉,然後我們好不容易逗笑一次,就說掰掰的那個矮黑毛之外;還是能跟動物交談,能一眼就分辨我們,然後完全不會被我們交換身分的遊戲混淆的矮黑毛。」弗雷說完,笑著看了一眼自己的雙胞胎兄弟喬治。

「嘿!」看著弗雷的微笑,喬治皺眉且一臉噁心的說道:「你什麼時候話那麼多了?」

「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兄弟。」弗雷回答,裝作一副紳士的模樣;但這樣只會讓喬治眉頭的結打得更深,於是喬治便催著弗雷將視線轉回講台,再次將注意力擺放在目前即將開始的分類儀式上。

「不過。」弗雷看著講台上的喬伊說道,「剛剛我們看到她在笑....是第幾次?」話畢,他將頭轉向喬治。

「不知道!」喬治思考了一下後回答,「或許等等分類完,我們可以去問問她.....嗯...前提是她還記得我們嗎?」回答完弗雷的問題,喬治又再回拋一個問號給他。

「一樣的答案,喬治。」弗雷聳肩,「我不知道。」

*

麥教授握著一個長長的羊皮紙軸走到前面。

「我叫到誰的名字,誰就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等著分類。」她說,「漢娜‧艾寶!」

一個雙頰粉紅,金髮綁成兩根辮子的女孩跌跌撞撞的跑上前去,戴上帽子並坐上矮凳,帽簷剛好覆蓋住她的眼睛。靜默了一會兒──「赫夫帕夫!」帽子喊道。

右手邊的餐桌大聲拍手歡呼,迎接艾寶加入赫夫帕夫。喬伊看到剛才的胖修士高興的在餐桌上飛了一圈,還連連對艾寶揮手。赫夫帕夫歡迎新生入院的方式讓喬伊心生羨慕,她也希望自己分類入學院時,也能那樣熱鬧、歡樂。羨慕完別人後,喬伊便轉開視線,繼續注意著還未結束的分類儀式。

她看著哈利跟榮恩,還有名叫妙麗‧格蘭傑的聰明女孩進入葛萊分多;看著在火車上遇見的跩哥‧馬份一臉得意的走向史萊哲林;看著迷迷糊糊的奈威‧隆巴頓跑向餐桌時的糗樣......看著身邊的新生越來越少,喬伊的心跳也就越來越快。

「快輪到我了。」喬伊喃喃,雙手不停的翻弄衣角。

人在緊張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快。麥教授一連叫了幾個人的名字,喬伊已經數不清;她只知道,麥教授手中原本長及地面的羊皮紙已經越來越短了。

「莉莎‧杜平」、「月桂‧綠茵」、「布雷司‧剎比」......名字與學院一個一個的滑過喬伊耳際,終於──

「喬伊‧利斯特!」

聽見自己的名字時,喬伊微微一顫,隨後便快速走上前去;於眾人的注目下,她坐上凳子並且將分類帽戴上;或許是因為帽子太大的緣故,以至於在戴上的下一秒,她就陷入了帽子的黑暗世界。

「嗯......」喬伊的耳邊響起一個細細的聲音,「妳和上一個男孩一樣,勇氣十足、心地也不壞....」

喬伊緊張得揉緊身上穿的黑袍,心中不斷的想著:「我想去葛萊分多!」

「想去葛萊分多?」那細細的聲音說,「女孩,妳並不屬於葛萊分多;而且,赫夫帕夫也不會讓妳有所成長。」

猶如當頭喝一般,喬伊在黑暗中瞪大了雙眼──葛萊分多去不了,她難免失望......可連赫夫帕夫都進不去.....那她究竟會被分類到哪個學院?!喬伊不禁感到害怕,她沒有絕頂聰明的腦袋;除非分類帽瘋了,否則雷文克勞她是連門檻都勾不著......

「不要!!」當腦袋裡思及最不想接觸的選擇時,喬伊忍不住脫口大喊。

喬伊並沒有自覺自己喊出了聲音,倒是餐廳裡其他的學生,人人皆被她突如其來的一喊,嚇得連忙從漫長的等待中回神。每個人都伸長脖子,好奇的盯著仍在分類過程中的混血兒女孩,其中也包含了教師餐桌的眾師長們。

「她怎麼了?」弗雷細聲的問著喬治。

「不知道....總覺得不太對勁。」喬治回答,雙眼依然盯著凳子上的喬伊。

*

「妳是一個細處著眼,危機來臨時步步為營的人。」無視喬伊強烈的拒絕想法,分類帽那細細的聲音仍繼續說道,「史萊哲林,對妳來講是最好的選擇。」

「不要....我不要去史萊哲林!」喬伊在心中大喊著。

「那麼,不想去的理由是?」分類帽說完,靜默了一會兒,等待喬伊的回答;而面對這樣的問題,喬伊不禁傻住了。

理由....對這個詞,喬伊不禁疑惑了。

「史萊哲林或許風評不佳,」見喬伊不回答,分類帽便繼續說道,「但總是有好的典範存在於史萊哲林.....女孩,妳是一個聰明的人。不要讓事物的表象,矇蔽妳內心的雙眼。」

分類帽話畢,便高聲對著餐廳喊──

「史萊哲林!」

*

脫下帽子,離開了陳舊的矮凳,棕色的皮鞋踏在講台的地面上,喬伊看著台下的數百張面孔。無論是熟悉的面孔,亦或是陌生的臉龐,皆是對她一臉防備;原本寬闊無比的餐廳裡,還有寥寥可數的掌聲,但那些鼓掌的學生們見情勢不對,便立刻停止了動作。

「利斯特小姐,快回到妳的學院餐桌坐好。」一旁的麥教授見喬伊滿臉茫然的站著不動,趕緊催促道。「好的。」被麥教授的催促拉回一絲神緒的喬伊,無精打采的應了一聲,便頭也不回的走向史萊哲林餐桌。

入坐於自己未來七年用餐的長桌,喬伊雙眼無神的看著自己交疊於桌面的蒼白手掌。剛才分類完後,哈利跟榮恩戒備的神情令她很難忘記。此刻的她不禁要想,自己在踏入霍格華茲前交上的朋友,會不會因為她被分進史萊哲林,而質疑她是圖謀不軌才跟他們交朋友?就像......跩哥‧馬份。

那時在火車上聽他們的對話內容,就讓喬伊覺得馬份是想拉攏哈利;從他和哈利講話的語氣就看得出來──多了那麼一絲討好的味道。可是,喬伊不明白馬份拉攏哈利的理由。畢竟......哈利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來頭,他並不像馬份擁有顯赫的家世。

思及此,喬伊微微的抬頭,以不經意的方式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斜前方的跩哥‧馬份。此時的他正在跟他的保鑣克拉、高爾,以及他的一大堆聽眾們分享在火車上的所見所聞,其中也包括了和哈利有關的事。

「真不知道哈利‧波特的腦袋究竟裝了些什麼!」像是故意要讓話題主角聽見似的,馬份話講得特別大聲,「居然會跟衛斯理那個窮小子交上朋友!」這話說得無禮,可確令他的聽眾們哈哈大笑。

「連根魔杖都買不起卻得到我們小救世主的青睞!哈,天大的笑話!」馬份說著,冷漠的灰眼珠裡,充斥著嘲諷與不屑。

「救世主......」喃喃重覆著這個熟悉的字眼,喬伊總覺得似曾相似,她記得自己不久前才看過這個詞!絞盡腦汁,喬伊回憶著自己近期的記憶,終於想起自己在入學一個月前的《預言家日報》上看過有關〝救世主〞的報導。

她記得那時報紙頭版打了一行大大的標題寫道〝救世主即將重回魔法界〞,她也記得自己反覆讀了那篇新聞好幾遍!怎麼時間才過一個月,自己就完全忘記了那個被她反覆咀嚼的名字,那個被魔法界的巫師女巫們稱頌的男孩呢?

「呦,看看是誰在偷聽我們說話?」

當喬伊釐清思緒時,校長鄧不利多已經致詞完畢,只見原本空盪盪的餐桌頓時出現豐盛的佳餚;而一道高傲且帶著嘲諷的聲音鑽進了她的耳朵裡,於是她聞聲抬頭,只見馬份跟他的應聲蟲們正看向葛萊分多餐桌。

喬伊不用想也知道他們視線聚焦的位置。

「馬份,顯然你是腦袋壞了才會認為我們偷聽。」榮恩說道,那聲調跟語氣感覺像是他正對髒東西講話。

「閉上你的嘴,窮鬼衛斯理。」馬份一字一頓的說,雙頰因怒氣有些泛紅;再且,顯然他知道用什麼樣的字眼能夠激怒榮恩,因為榮恩在他說完話後,便〝唰〞的自椅子上站起,有著少數雀斑的臉頰變得跟磚頭一樣紅。

「你知道嗎?當你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已經在不知不覺裡降低了你的身分。」面無表情的看著馬份,喬伊語氣冷漠的說道。為了不讓榮恩跟馬份再次起衝突,喬伊一腳踏進了兩人火藥味濃厚的戰場。

*

「哼,」馬份不屑的看著喬伊,「妳一個混血巫師插什麼話?」他口氣張狂的說道,不知道是不是喬伊的幻覺,她總覺得比起榮恩,馬份似乎更討厭她。

「喬伊‧利斯特。」馬份慢慢的念出喬伊的名字,灰眸中所倒映出的,是表情冷若冰霜的喬伊,「逞英雄這點跟妳那麻瓜父親簡直一模一樣!」

「你想說什麼?」聽了馬份的話後,沉著臉,喬伊冷聲問道。

「聽說妳那可憐的麻瓜父親是瘋眼‧穆敵親自帶出來的正氣師......」馬份一臉隨意的說,可嘴角卻帶著冷笑,「怎麼最後的下場並不像他的事業一樣好?」他的話說到此便不在說下去,因為對於喬伊父親的事情,大家都有所耳聞;所以當馬份停止接話時,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了諷刺的微笑。

「閉嘴,馬份。」喬伊睜大雙眼,翠綠色的眼瞳染上一層薄霧與濃濃的憤怒。

「抓了那麼多黑巫師進阿茲卡班,最後卻自己送死跑去找黑巫師,落得被殺的下場!」馬份看著眼眶逐漸泛紅的喬伊,說話內容一點都不客氣,「格維‧利斯特.....愚蠢的正氣師、可悲的麻種!」

「夠了!!」再也忍受不住被揭瘡疤的疼痛,喬伊悲憤的對馬份吼道,惹來餐廳裡眾人的視線。餐廳陷入一片死寂,就連教師們也都滿臉好奇的望向史萊哲林餐桌。

「利斯特小姐,請妳立刻坐下。馬份先生,如果你不希望你的臉,變得跟桌緣一樣就閉上你的嘴。」不知何時出現的史萊哲林學院導師─賽佛勒斯‧石內卜以他低沉且陰冷的嗓音對著兩人說道。(馬份在這時以斜眼瞥了被喬伊以指甲刮出痕跡的桌緣)

「教授....是她...」馬份露出無辜的神情想向石內卜告狀,可卻沒成功,因為在他說話的同時,石內卜以搶先一步開口。

「因為你們兩人的關係,讓學院不得不被扣分,不要以為我是史萊哲林的學院長就會偏袒自己的學院。」石內卜厲聲警告喬伊跟馬份。

「我很抱歉,教授。」喬伊低頭說道,讓濃密的墨黑瀏海遮住自己酸澀的眼睛。

至於馬份,則是不服的瞪著喬伊,連開口都不開口,態度十分無禮,可石內卜卻只是轉身走回教師餐桌,絲毫不在意馬份糟糕的態度。

「史萊哲林扣二十分。」這是他轉身之前丟下的一句話。

*

晚餐就在史萊哲林被扣分後結束,所有學生都在級長的帶領之下回去交誼聽。史萊哲林的交誼廳位於地窖,要在一個空白的石牆說出通關密語才能入內。它有一個低矮的天花板和綠色火炬。房間部份位於湖底,所以光線永遠是綠色的。據說從裡面往外看,能看見黑湖裡的生物(因為地窖在黑湖底下)。

站在寢室門前,看著只掛著自己名牌的木門,喬伊暗自慶幸著自己並沒有其他室友。轉開門把進入房內,便看見自己的行李已經整齊的堆疊於床邊;喬伊走上前去,看著自己簡便的行李發呆一會兒後,嘆了一口氣,開始扳開行李廂的扣環。一面整理著行李,一面思考著自己日後在史萊哲林的生活,喬伊對於自己未來的史萊哲林生涯,甚為堪憂。

「加油吧,喬伊!」自嘲的說著,喬伊苦笑。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若瑗 的頭像
若瑗

若瑗〞在這裡,想念。

若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