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喬伊踏出女生宿舍時,交誼廳裡是呈現無人的空置狀態。並不是喬伊睡過頭,大家已經去上課;而是大家此時還身在夢中,喬伊已經準備好要前往教室了。

霍格華茲一共有一百四十二道樓梯;有些寬長;有些窄小又搖晃不定;有些在星期五時會通往不同的地方;還有一些走到一半,某一級階梯會突然消失,因此得記住要在什麼地方跳過去,才不會踏空,算是一個很耐人尋味的機關。

如果說最令喬伊苦惱的是什麼,那就非學校裡的怪門莫屬了。有些門,除非你非常有禮的請求,或是朝某個特定的地方搔癢,否則硬是不開,甚至有些門根本就不是門(這項最令喬伊百思不得其解),只不過是喬裝打扮的堅硬牆壁。

要記住這些位置對喬伊來講就一個字─ 難,所有的位置似乎一直在四處移動。那些畫像裡的人物從不間斷它們串門子的行為,而那些盔甲全都會走路。

幽靈的情況就還好,因為從小生活的環境有很多幽靈,所以基本上喬伊不會被嚇得很淒慘,倒是皮皮鬼讓她很想用門板夾個七七四十九天(夾不夾得住就是個問題了),她從沒見過這麼煩的幽靈!

如果說這世上有比皮皮鬼更糟糕的事物,那就該是管理員阿各‧飛七和他的寵物貓拿樂絲太太了。其實這點被喬伊打上了一個〝≠〞,因為說這些話的人並不包括史萊哲林的學生,所以很顯然的,飛七並不太找史萊哲林學生的麻煩。

理由是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

在每周三的夜晚,他們必須觀測星象,學習不同星星的名字與行星運行的軌道。每禮拜有三天,必須隨著一名叫做芽菜教授的矮胖小女巫,到城堡後面的溫室去研讀藥草學,於該處學習如何照料各種奇怪的植物與菌類,查出它們的用途。

魔法史是其中最令喬伊感到沉悶的一門課,這同時也是唯一一堂由幽靈擔任老師的課程。丙斯教授上課時,只是用單調模糊的嗓音嘮嘮叨叨的念個不停,所有人得忙著記下繁多的人名、日期,又得與睡魔對抗;如果不小心打了個瞌睡,哪怕只是1分鐘,你就錯過了大約一個章節的課程和重點。

符咒老師孚立維,是一個身材異常矮小的巫師。他上課時必須站在一大疊書上面,才能令他的頭冒出講桌。第一堂課的時候,他還因為點名哈利而摔到講桌後面。

麥教授則跟他們不同。她在課堂上給喬伊的第一印象是嚴明公正而不容反抗。且一如麥教授給人的感覺;上第一堂課,大家的屁股都還沒把椅子坐暖活,她就給大家下馬威。

「變形是所有課程中最危險也最複雜的一種魔法。」麥教授說,「任何在我課堂上搗蛋摸魚的人,我會請他立刻離開,永遠不准再進我的教室。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了。」麥教授說到此便不在多話,然後她還露了一手,把講桌變成豬,又再變回來。

這顆震撼彈立刻轟炸於他們這群新生,每個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上課。但是,把傢俱變成動物對他們來講還早得很!小孩子總是認為任何事情都很簡單,從來不去想那件被他們看似簡單的事情背後所要付出的時間、努力與代價。

像是在學習如何把傢俱變成動物前,他們要記下一大堆艱澀難懂的筆記,以及要學習最基本的(可對新生來講並不容易),如何把一根火柴變成銀針。

而今日上課,只有一位學生把火柴完全的變形。那個人就是葛萊分多的妙麗‧格蘭傑,那個讓喬伊很想認識的聰明女孩。

「利斯特小姐,妳難道希望我將妳趕出教室?」喬伊羨慕的看著格蘭傑手上的銀針時,麥教授已站在喬伊座位旁。

「對不起,教授。」喬伊道歉,同時也注意到馬份那嘲諷的目光。她選擇不以理會,便將整理好的筆記收好,並把火柴擺到中間,打算要試著讓它變形;麥教授看來是打算要看著她揮下魔杖才打算離開。

雖然麥教授嚴厲的眼光讓喬伊很不自在,但她還是得實際操作。於是她便照著筆記上的方法,先試著想像火柴變化的過程。
銀針....銀針....腦海中不斷的呢喃著這件物品,可就在她要揮下魔杖時,另一個詞頓時顯現於她的思維中──木材。
於是,喬伊揮動魔杖。

火柴在魔杖之下閃爍著微光,並於之後幾秒內,融和、扭曲、拉扯,最後變成了針狀物。那東西跟銀針極為相似,但材質卻是完全不同。

它是以木材製成的針狀物。

「利斯特小姐。」麥教授的臉色有些驚訝,可並不是讚揚的驚訝。

「是的,教授。」喬伊唯唯諾諾的回答,現在她糗大了;因為大家已經將目光轉向她的位置。

「這東西雖然像針沒錯....」麥教授面有難色,她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沒關係的,教授。您請說吧!」喬伊只能認了。

「我們是要把火柴變成銀針,不是牙籤。」麥教授直接了當的說,順手揮了魔杖讓牙籤變回火柴,而在麥教授此舉之後到來的,是葛萊分多與史萊哲林的哄堂大笑。

*

因為教室裡瀰漫著一股令人討厭的大蒜味,加上奎若教授教課總是結巴,以至於喬伊很難作筆記,所以黑魔法防禦術在第一次上課之後,就被喬伊列進最不想上的課程。

「或許他的頭巾裡包的全是大蒜。」馬份說道,在課堂上他總是毫不掩飾他的音量。

雖然,他說的話成功捉住了所有史萊哲林學生的笑點;但葛來分多的學生在聽到他的話後,全都安靜無聲的看著他。

這是很標準的不給面子。

但史萊哲林的馬份先生似乎很不在意,或者說根本就對葛來分多的注意不屑一顧,依然故我的繼續嘲諷奎若教授。他的行為讓巡堂講課的奎若教授很難堪,原本因結巴而斷斷續續的句子,因馬份的嘲諷而漸漸小聲。

「喀咚」木頭碰撞的聲音響得輕微,卻吸引了喬伊的注意力。她抬起頭,看向斜前方,也就是哈利跟榮恩所坐的位置。

「媽呀....」喬伊緊張的看著雙眉緊蹙的哈利,喃喃自語著。她已經不下百次的對學校排課感到不滿了;為什麼敵對的兩個學院課總排在一起呢?還好,就在哈利打算開口反諷馬份時,教授已宣布下課。於是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便各自鳥獸散。

背起背包,整理好長袍後,喬伊便準備離開教室。然而,就在喬伊經過仍在講台整理東西的奎若教授身邊時,卻有一股異樣的氣味與氣息傳來,讓她不禁寒毛直豎。

「利...利斯特...同學...怎麼...了..嗎?」奎若教授結巴的問道,即使面對一個人他也仍然如此。

「沒事。」喬伊笑著面對奎若,並且彬彬有禮的鞠躬說道,「教授辛苦了。」說完,她便以平常的步伐走出陰暗的教室;但在離開教室門之後,她幾乎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逃離黑魔法防禦教室。

那時她心中所想的,是能離那可怕的人多遠就多遠。

*

「純血。」無力的對著空白石牆說出通關密語後,喬伊走進史萊哲林交誼廳。不同於早晨的無人與寂靜,此刻的交誼廳人多且吵雜。

選擇離人群最遠的靠窗位置坐下,喬伊雙手扶額,綠瞳睜大且嘴唇發白,因跑步而生的汗水則依著她蒼白的臉頰滑落於擁有千年歷史的石製地面上。

惡寒與恐懼於鼓動的心臟滋長,週遭的聲音皆如同鬼魅絮語般令喬伊忍不住顫抖。

「什麼大蒜味....那分明是血和肉體腐敗的味道....」以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說道,喬伊哆嗦著,腦海中那揮之不去的感受讓她作噁。「他身上的氣息就竟是什麼....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會....」她無法肯定,可那氣息給她的感覺是......一個個體中,有兩個靈魂。

急促的呼吸著,扶著額頭的雙手因施力而指節發白;由於此刻的她仍陷在自己的思緒中,以至於有人靠近,她都沒發現。

「好特別的品味不是?」一道尖細的聲音說道,讓喬伊一個顫慄,立刻從椅子上站起身,同時,她原本用來扎髻的木簪子也被人抽走,一頭黑髮因固定消失而批散在喬伊肩背。

喬伊驚恐的看著抽走她木簪的女生,隨即厲聲吼道:「還給我,帕金森!」

潘西‧帕金森見喬伊既害怕又憤怒的表情似乎很高興。她說:「不要。」口氣輕狂可想而知。「沒想到居然有人喜歡把樹枝插在頭上?」帕金森說道,那著木簪晃來晃去,讓史萊哲林的學生們笑得很開心。

喬伊怒瞪著帕金森,以及她身後的馬份,再次厲聲吼道:「還給我。」她盡量把自己的聲音控制在冷靜的範圍內。

「妳算什麼?只不過是個半麻種。」帕金森說著,臉上笑容燦爛。

「還給我,」喬伊伸出手,一步一步走向帕金森,「拜託。」她已將身段放到最低。

*

走至帕金森面前,喬伊說出她最不想對這些人說的詞。

「求妳。」

喬伊說完,眾人皆捧腹大笑,其中也包括馬份。而帕金森顯然很滿意週圍的反應,變緩慢的說道:「既然這樣.....」

眾人仍然大笑著。

可喬伊的臉色卻是越來越蒼白,眼眶原本淡去的微紅又再次襲上,心中未平復的恐懼與漸漸升高的怒氣、屈辱,壓得喬伊喘不過氣。

她會還我的。對帕金森的良心抱持著最後一點希望與理智,喬伊將情緒爆發的底線壓到最低。

「那就......」帕金森慢慢的將木簪遞到喬伊面前,可就在喬伊伸手要拿時,帕金森一個轉身,將木簪丟進正熊熊燃燒的爐火之中。

喬伊睜大綠眸,泛紅的眼眶溢出淚水,看著在綠火中漸漸化為灰燼的木簪,喬伊的眼淚無法停止。

她哭了,讓帕金森與史萊哲林的學生笑得開懷;可卻有那麼一個人,將喬伊的眼淚收進眼底。那個人,討厭她有名的父親,討厭她有權有勢的母親;討厭她不費吹灰之力便得到他想拉攏的人的青睞。

討厭她,也就僅此而已。

沒錯。是他──跩哥‧馬份叫潘西去惹喬伊的,但他並沒有要潘西做到這種地步。跩哥站起身,打算叫大笑的克拉跟高爾閉嘴,然後離開。

可他連話都未說,克拉跟高爾便停止了笑聲,取而代之的是害怕的神情。

「呀──!!」

「她瘋了嗎!?」

周圍學生的尖聲吵鬧讓跩哥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驀地側首,看見的畫面是喬伊伸手探進爐火之中,取出那半截未化灰的飾品。

「喂,妳腦子有病嗎!?」跩哥驚慌的上前將喬伊拉離爐火說道。

只見喬伊面無表情的將殘存在木簪上的火苗捻熄,並以因哭泣而微腫的綠眸看向他,語氣不屑的淺笑說道:「欺負過了,總該高興了吧?」說完,喬伊用未燒傷的手拍開跩哥,接著頭也不回的走出人群,離開交誼廳。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若瑗 的頭像
若瑗

若瑗〞在這裡,想念。

若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