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垂降,星斗灑滿霍格華茲之上的夜空;學生們每個皆帶著笑容迎接夜晚,一切看起來都如此寧靜而美好。

但他們卻不知道,正當他們滿面笑容之時,校園內,早已不安全。

*

某個房間內,異味橫散,密不透光;牆腳蜘蛛網密布,奇形怪貌的生物標本一個個的被擺放在講桌,被懸掛在牆上;再看看那些標本扭曲的神情,猶如正在向凝望著它們的人,訴說死前的不甘願。

而在這如此驚悚詭異房間內的,是兩個男人。

一個悠閒的坐在辦公皮椅上,另一個,則是不斷的來回踱步,所有的不耐煩似乎都藉著他的腳步,顯現在這間室內。

「你說你會找時機殺了那女娃.....」一位身材高壯,可卻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男子在辦公桌前來回踱步;嘶啞的聲音緩緩吐出每一個字,猶如鬼魅令人不寒而慄。

「我自然會殺了她,旭日干。」那男人說,隻手把玩著垂在肩上的頭巾尾端,連看都不看那被稱作旭日干的男子。

「但你卻沒有!!剛才那就是個機會!但你卻沒那樣做!」似乎是男人的悠閒惹怒了旭日干,只見他一聲怒吼,雙掌猛地一拍,辦公桌上的所有東西全都被他的內力陣個粉碎。

此刻的旭日干,看起來就是個十足十的瘋子。

至於坐在皮椅上的男人,面對一桌狼藉與旭日干的怒火,仍然不為所動。他只是抬眼看了旭日干幾秒,之後便輕蔑的笑了。

「嘖嘖嘖......旭日干啊!你急什麼?」男人說著,就從椅子上站起身,走到窗戶旁;他看著窗外,接續道:「你想殺的女孩,等我除掉哈利波特之後是隨時都能動手的!」

話畢,他帶著扭曲至極的笑容,看向目露殺意的旭日干。在他的眼中,此時的旭日干就如同由瘋狂與狠戾集結交織而生的困獸,沒他的幫助,想掙脫那束縛著他的柵欄,是絕對不可能的!

「奎若,你最好別小看那女娃的能力!她繼承的力量原自上古的古老咒語!」旭日干口氣陰毒的對名喚奎若的男人說。

「別跟我說什麼上古不上古的,盡講一堆廢話!再怎麼樣她就是個只懂皮毛的丫頭!」奎若聽了旭日干的話後大聲咆哮,輕視之意不言而喻。

旭日干見此,不再言語。

「哈利‧波特 跟 喬伊‧利斯特 ...... 這兩隻小螞蟻還需要用盡心機去除掉嗎?」他張開手臂,笑看旭日干,原本扭曲的笑臉在當下變得更加令人悚然,「只要目的達到後........捏死,就成了。」他說。

「但願你的信心可以一直維持下去,奎若......」旭日干嘲諷的說,「我在這好心的提醒你,身上留有宋氏血液的人,管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都不好對付。」

「對你來講是這樣,但對我就不同......無論我做了什麼,這所學校的人都不會將懷疑冠在我身上......」奎若說著,之後坐回皮椅;同時臉部表情已轉換為誠懇與膽卻交織的模樣,完全沒有上一瞬的張狂。

「畢竟,誰會去懷疑可...可...可憐的...奎...奎...奎若教授呢?」

*

「謝謝龐芮夫人。」治療好手燒傷,喬伊鞠躬向龐芮夫人道謝;而後便關上醫院廂房的大門,踏著腳步準備前往餐廳享用晚餐。

一路上,她一邊看著自己恢復完全的手掌,一邊想著此刻靜躺在她長袍口袋中的髮簪殘骸;雖然只要一個修復咒就可以讓它復原了,但就算修好了又如何?

──早已經沒了它原本的意義。

*

此刻在喬伊口袋中的殘骸,原貌十分精細美麗。

檜木製的髮簪整體為一枝交纏而生的梅花,而被雕琢精美的梅花與枝葉圍繞於其中的,是包裹著紫玉的墨綠色水晶。

雕工之精湛,成物之栩栩如生;見過這飾品的人都對它風評極佳,甚至曾有人想以高價買下它;但製作這支髮簪的工匠,卻拒絕了。

他說:「我無法將它售出,因為這是為了我女兒製作的。」

說出這句話的工匠不是別人,正是喬伊的父親──格維‧利斯特。

*

格維‧利斯特,是好幾年前,非常出名的正氣師;但因為在學生時期,並無什麼十分突出的表現,加上他又是個麻瓜巫師,以至於他在成名之後,令很多人都為之驚訝。

他逮捕過許許多多的黑巫師,其行事風格一向是以嚴厲、不容出錯出名;可謂承繼了其師阿拉特‧穆敵 的風範。

而他除了有個富有名氣的導師之外,也有個聞名於魔法政治圈的妻子(後期)─宋蒨。

宋蒨在成為 中國巫術司刑部部長 (相當於魔法部魔法法律執行司司長)之前;任職於英國魔法部魔法法律執行司。

她在學生時代就受到許多師長的讚賞,對於她的未來,師長們堅稱是不可限量。

而她也沒辜負師長的期望,順利的進入魔法部工作;並於幾年後與格維‧利斯特建立了美滿的家庭,且生下了獨女─喬伊‧利斯特。

一切看似如此美滿......但好景不常。

格維‧利斯特 於1981年9月25日殉職於羅西兒莊園。

死因,不明。

*

那時候的喬伊才1歲,所以對於父親,她是沒有任何印像的;但每每透過照片、國去的報導以及母親的口述,可想而知她的父親有怎樣一段輝煌的時期。

雖然,有這樣的父親她感到十分光榮;可她仍然感到陌生。因為藉由旁人之口,所得知的父親是如此不真實。

曾幾何時,父親於她,是陌生的;父愛,也一樣。

可自從她得到這支簪子後,〝父親〞這個詞終於讓她感到了一絲鮮明!因為,這是父親特別為她做的;因為,這是父親唯一留下給她的。

所以,喬伊才會如此重視這支簪子。

可現下,髮簪被火紋過之後;即便整體可用修復咒修繕,但前人所留下的痕跡,卻再也無法復原了。

*

喬伊想著想著,腳步漸緩,最後停了下來。她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把手伸進長袍口袋裡,拿出簪子的殘骸仔細查看,發現被火燒到只剩下四分之一的簪身,剛好可以鑿洞,做成項鍊;反正,梅花繞玉的部分大小也就與銅錢一般大,在簪身鑿個洞、穿條鍊子,作成項鍊戴著,也不奇怪。

這個想法令喬伊喜上眉梢,前一段時間的陰鬱,似乎都隨著她的這個想法而煙消雲散。

然而,梅林好像不願意讓她開心太久。

*

腐臭與血腥織成一縷縷讓人不寒而慄的氣息,自喬伊身後傳來,輕搔著她的鼻端,令她噁心得想吐;而對於那種感受──兩個靈魂在一個身體中互相拉扯──似乎又比前些時間更加清晰了。

恐懼的颶風掃過她的心臟,讓她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她為了簪子,居然忘記最該注意與堤防的人!

喬伊暗自罵自己好幾遍的笨蛋,可這對於她現在的情況卻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現在跑走只怕是沒用.....」喬伊喃喃。

她知道那個人正在逐漸靠近,如果她現在拔腿就跑,只怕不出幾分鐘她就一定得死,畢竟,現在整條走廊上就只有她和那個人。
只有她,和......奎若。

她很害怕,但她必須裝正常──為了拖延自己曝曬於危險之中的時間。

對於知道自己如果莽撞行事的後果,就是死在奎若手中這點,喬伊並不質疑。當一個人殘殺生命時,那染於身心的血與怨恨,是無論如何都沒法消除的。

如果以中國魔法界的說法,就是:亡魂復仇時,所依循的痕跡。

──奎若總有一天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

「利...利斯....利斯特同學,妳....妳...妳站在....這...這裡做什麼?」奎若結結巴巴的問,語氣誠惶誠恐,一如平日。

喬伊聞言轉身,假裝很驚訝的樣子。

「教授好。」喬伊先打招呼,之後隨便瞎掰一個自己站在走廊的原因,「其實沒什麼,教授!就是看看校園的風景。」她有禮的笑著和奎若對視,順道用手指向走廊旁的圓拱型大窗;而她那雙翠綠色的眼眸裡,更是有鄙視與些微的害怕一閃而過。

奎若演技真好不是?

「是...是...是啊!但最...最好...還...還是快...快去餐廳,不...不然...晚餐....就...就....就會....被搶....搶光。」奎若〝慈眉善目〞的說。

「好的,教授也是。」喬伊有禮的說完話後,便轉身往前方邁步,伸進口袋中得手掌則是緊緊握住魔杖。

此刻她很慶幸自己在進入史萊哲林之後,有認真研究過一些咒語....

當然,也就那麼一些。

*

喬伊照著自己平時的步伐走路,踏著腳,邊感受身後也同樣正在移動的奎若。如果她猜得沒錯,奎若會在這個時間內對她下手。

而事實證明,烏鴉嘴總是靈驗。

就在距離走廊的轉角處只剩幾公尺時,喬伊感覺到奎若已抽出魔杖;她快速轉身,以亂槍打鳥的方式,脫口喊出繳械咒。

「去去─武器走!」喬伊大喊,一記魔咒自她的魔杖疾飛而出,伴隨著她的聲音,劃破走廊的黑暗死寂,直接打中了奎若的手掌。

「啊─!!」奎若一聲驚叫,被打疼的手掌立刻鬆開,而魔杖則被打飛至他身後幾公尺之處;喬伊不敢大意,梅林跟她家祖宗既然讓她打中了奎若,她就不能讓奎若撿回魔杖。

雖然她知道有一種急召物品的魔法,可她根本不知道咒語!

怎麼這時候梅林跟老祖宗們就不幫她了?......喬伊絕望的想著,但此刻生命受到威脅,她也顧不得這些;不知道咒語,她也要用跑得去毀了他的魔杖!

「死丫頭!!」奎若這時也不再結巴,原形畢露的一聲怒吼,伸手就要召回魔杖。

喬伊慌了,她趕緊搜刮腦海,想找出有用的咒語。

可是,沒有。

「速速....」奎若連咒語都還沒說完,兩道宏亮的「整整—石化!」自喬伊身後傳來,擊中了奎若。

瞬間,奎若全身僵直的應聲倒下。

喬伊見此,立刻跑上前去撿起魔杖,「啪」的一聲,魔杖在喬伊蒼白細瘦的手掌中應聲斷裂。

喬伊頓時鬆了口氣,她將自己的魔杖和奎若的魔杖收進口袋中──她打算把奎若的魔杖毀了。

「喂,那邊的!」剛才幫助喬伊的人對她喊道,讓她一個機伶,立刻轉身。

*

在喬伊轉過身之後,雙方皆是一愣。

喬伊愣住。

弗雷、喬治也愣住。 

沒錯,剛才幫助喬伊的人就是弗雷跟喬治。原本他們想從密道偷溜出城堡去蜂蜜公爵買點東西,可要去密道,就必須經過這條走廊;那時他們距離這裡還有幾十公尺的距離,走路時兩人也都嘻嘻哈哈的;可喬伊一聲繳械咒傳來,他們頓時變了臉色。

哪個白癡會在城堡用繳械咒?私下決鬥是禁止的好嗎!...兩人對看一眼之後,心想。

雖然心中這樣想,但好奇心仍無法阻擋;他們邁著雙腳,一路跑到現在所處的走廊,也就造就了剛才那副情景。

*

地板倒著一個教授,兩男一女瞪大眼睛的看著對方呆愣了好一陣子。

「矮黑毛?」最後是弗雷率先開口。

原本還在思考,要怎麼跟葛來分多這對鬼靈精雙胞胎,瞎掰理由的喬伊在弗雷這個稱呼脫口而出後,又是一愣。

她記得在小時候也曾有人這樣叫她。

這樣叫她的,也同樣是雙胞胎。

同樣的紅髮......喬伊立刻回神,指著雙胞胎,翠綠的雙眼染上了欣喜。

「煩人精!」喬伊高興的叫著小時後給他們取的綽號。

弗雷跟喬治先是一愣,接著也高興的笑了。

她,還記得。

*

暫時變成石像的奎若教授在地上憤恨的盯著他們,像是想用眼神把他們千刀萬剮。

喬伊注意到了這點。

「我想我們先離開這裡吧!給人看到就不好了。」喬伊跟雙胞胎說著,接著便一手拉一個的快速離開走廊。

獨留倒在地上的石像奎若〝無病呻吟〞。

或許可能要到明天早上,才會有人注意到他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若瑗 的頭像
若瑗

若瑗〞在這裡,想念。

若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